亲,欢迎来到高端女性时尚媒体-瑰丽网!
服饰 | 风尚 | 鞋包 | 秀场 | 护肤 | 彩妆 | 评测 | 美发 | 名品 | 香水 | 首饰 | 家居 | 数码 | 旅行 | 汽车 | 宠物 | 情感 | 生活 | 精品 | 活动 | 影视 | 综艺 | 明星 | 八卦 | 摄影 | 新娘 | 母婴 | 早教 | 育儿 | 美食 | +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

世间的爱情

时间:2014-02-19 13:35:24   GQ男士网   

导语:世间的爱情,短暂、勉强、不堪的居多,鲜活、长久、幸福的却少。任何一段相爱,都自缘分始,幸运的成果里,这些相爱者不舍初衷,去努力、去学习,全心全意,不离不弃。他们用努力,在上帝的窄门内,结出了一枚丰盛的果实。这里我们将相遇的三对夫妻,他们都情不自禁用“幸福”来形容自己的爱情。

老锣VS龚琳娜

老锣VS龚琳娜:

“爱情就是,两个人一起做梦。”

“我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,人和人会在一起时,你们已经了解了。”

懂得

老锣对龚琳娜的影响,是从学着扫地、擦桌子开始的。从小就喜欢往外跑,龚琳娜16岁就过上了集体生活,性格独立的她却四体不勤,扫地能越扫越脏。在大学同学们的眼中,“龚琳娜是不屑这些小事的,她是做大事的人。”龚琳娜也打心眼里觉得,唱歌跟做家务有什么关系?唯有努力学习,唱好歌、拿大奖,才是对她坐上40个小时的火车离开贵州来到北京求学的回报,“我所有的生命都寄托在勤奋的结果上。”而老锣却说,“不会生活的人,怎么能唱好歌?”

老锣很会做家务。他会打家具,家里的床、书柜都是他一手打造,他会整理房间,更会做饭。看到老锣在厨房边做饭边放声高歌,龚琳娜觉得是种享受。“找到了事情的规律,事情就有意思了。”悟性极好的龚琳娜从这个角度入手,开始体会老锣所说的,同样的方法可以实践在唱歌上。

遇到老锣,正是龚琳娜想要变化的时候。尽管一毕业就拿了全国青歌赛的银奖,分到中央民族乐团做独唱演员,在他人眼里春风得意,但她已对那种唱官歌、假唱的状态感到厌烦。她脚蹬12厘米高的高跟鞋,穿着一身正统服装开始踏足三里屯文人和艺术家出没的酒吧,在那里,要寻求到什么,她也不知道。

彼时的老锣,刚刚从上一段婚姻中脱离。他的前妻,是国际知名的蒙古歌手乌仁娜。由于乐队的解散,老锣从德国来到中国,寻找新的合作伙伴。在一个小型演出的现场,老锣坐在台上演奏他的巴伐利亚琴,龚琳娜和另一位弹古筝的搭档在台下听。演出结束后,他们交换了名片。在随后的一次饭局上,看着性格开朗、个性无拘无束的龚琳娜,电光火石般一个弦外之音突然投注在老锣心头,就像是上帝在对老锣私语:我们的路会在一起。

真正的相遇还是不可避免地到来。2002年3月的一个下午,老锣弹琴,龚琳娜唱歌,在左家庄一间没有窗户、类似观片室的房子里,他们合作了30多支中国民歌,3个多小时里却没说一句话儿。房子是老锣向朋友借的,非常安静,他还特地放上两个麦克,做了录音。刚开始,龚琳娜还很老实地唱,《三十里铺》,《月亮走我也走》……老锣也不知道这些民歌,但他跟随着歌中的意境自然延伸,音乐带到哪里,龚琳娜就唱到哪里。从来没有玩过即兴的龚琳娜,突然在没有观众,眼前的人、琴声、编曲、环境都陌生的状态下,自由地唱着。而两个人之间的配合完全没有障碍。

“我从小唱歌都是为别人表演,那是第一次自己尽兴地发挥。老锣这个人特别擅长跟陌生的人做音乐,他会帮你。他不是只做他自己的音乐,他真得会仔细地听你,根据你的来发展、延续,所以你感觉到一种尊重。我跟他合得特别好、特别享受,我觉得我的喜怒哀乐在这3个多小时里,都释放了,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唱开了。”龚琳娜说。

3个多小时后,他们坐到了星巴克咖啡馆里。龚琳娜向老锣倾泻了她内心积压已久的所有阴郁和不快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信任他。我想是那个音乐吧,就像针灸一样把气血打通了。我也并不需要解决,就想说出来。老锣就一直听着。”

自由的龚琳娜,遇到了老锣。她原本以为,她和老锣如此High的即兴合作,是可以和任何一个搞音乐的人都能达到的,结果,根本不行,话说不到一起。那时的龚琳娜,爱情也有,一天约会有好几个。什么方面的人都接触过,商人、文人、政客,而对方如果不是做音乐的,龚琳娜就觉得提不起劲,“如果我的那一半不能跟我聊音乐,对我真的不行。” 何况,她觉得老锣懂她。他说:“你是特别好的歌手。你的声音里面有很细腻的变化,还有极大的张力,很美。世界上你这样的歌声都不多。”

改变

在生命的各个层面,老锣帮龚琳娜一一打开,生活和艺术就此互为因果地交缠在一起。龚琳娜常觉得自己内火特别重,一个人要面对很多压力,很难,很孤独。人们都知道龚琳娜很刻苦,却从未视她为条件好的那个人。她喜欢不断地变化和创新,对于歌唱和舞台有着极大的激情。正是这种特别之处,令她在心底相信自己是有天赋的。老锣肯定了她的天赋,这种回响,又在生活层面把她的自信一点一点解放了出来。

如果没有2002年7月龚琳娜斗胆应老锣之邀,去参加德国的世界音乐节,恐怕也不会有后来的故事。当时的龚琳娜,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寻找自我上,听到作为音乐总监的老锣说,在这个音乐节上,可以看到全世界的民族音乐,她便立即请了一个月的假,推掉北京暑期演出、挣钱最多的机会,只身前往德国。

“我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,人和人会在一起时,你们已经了解了。”龚琳娜跟随着自己的直觉,去见老锣。3月下旬他们认识,4月9日老锣过完生日就回国了,几个月里,他们写邮件,打电话。老锣那时的中文远不如现在,他却惊讶地发现他和龚琳娜的沟通非常通畅。他给她讲他在森林旁边的家,讲他躺着晒太阳,四处鸟语花香。恢复单身的老锣心态放松,刻意回避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,但又听凭自然。

音乐节在7月的第一个周五到周日,只有3天。龚琳娜留了更多时间走进老锣的生活。他们以男女朋友的方式相处着,却并未确立恋爱关系,她去他的父母家、朋友家。看老锣年岁已高的父母依然恩爱甜蜜,看老锣的朋友以恋人似的深情拥抱他。龚琳娜参与他们的闲聊、和他们一起晒着太阳,吃惊地看到老锣就像在自家一样给朋友收拾房子、逗孩子们玩儿。龚琳娜跟着老锣去森林里采蘑菇,只有高跟鞋的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,之后便买了自学声乐后的第一双红色平跟鞋。从不闲聊、连看电影都嫌浪费时间的龚琳娜开始学习享爱生活。她看到,老锣用采来的4种蘑菇做出4道不同的菜,菜盛在艺术家朋友做的碗里,又好吃又好看。那些是艺术作品的碗,非常沉。老锣说,“你每天感觉到这个碗的重量的时候,你就会感觉到生活的质量。”

小小的城市到处都是音乐会,有五六万人涌入。老锣为龚琳娜选好场次,龚琳娜开始一个人山上山下地跑。天气一会儿下雨、一会儿出太阳,很多人一大家子地躺在地上听,或者一堆好友结伴而来,将很多根吸管插到一个大杯子里喝着饮料。舞台上,艺术家们自由地享受着自己的表演。语言不再重要,并不需要听懂。3天之后,星期天的晚上一到,这里就变成了空城,空荡荡的让龚琳娜难过。她才意识到音乐的重要。她想:人为什么要工作?为什么要唱歌?她开始明白自己也要登上这样的舞台,要享受音乐,要无国界。

冲击是全方位的。包括老锣对待她的方式。老锣几乎什么都不管她。在音乐节是她一个人,去老锣的朋友家,她也是一个人出门散步直到迷路等他开车来找。刚开始,习惯了被男朋友宠着的龚琳娜非常生气,总想拉住老锣,老锣却说,“别拉我,别把我当爸爸,你要靠你自己。”老锣甚至拒绝为龚琳娜充当翻译,为她不敢开口交流而吼她:“你不要像一堆没有骨头的肉一样,把你的自信心建立在别人的身上。”龚琳娜大哭。到了后来,老锣的不帮忙,反倒成就了龚琳娜,“自己做的时候,人就开始变得强大。比如后来去法国玩的时候,他不想去,我就自己去。好有乐趣啊。全部的事都自己面对。一个人的自信,就是自己去做事得到的。从那里我开始感激他。老锣不是不管我,他是给我留空间。这样以后,我才可以肩并肩跟他站到一起。”龚琳娜说。

龚琳娜把高跟鞋脱掉了。她晒得黝黑、穿着T恤、踩着平底鞋回到国内。她的身高不再是阻碍她的自信心的问题。她开始一个人背着包去苗族采风,到福建、到陕北采风,而这在以前她根本不敢,也不会想。从德国回来的龚琳娜,感到自己全身能量十足,她喜欢现在的自己。

扎根

曾遗憾自己不是少数民族的龚琳娜,在老锣的指导下,开始挖掘汉族音乐的魅力。她像发现了一个富矿。龚琳娜学习能力强,又好学,常常别人一教,她就做得比别人好了。在恋爱关系里,她也总是那个很快超过恋人、变得比对方优秀的人。而老锣恰恰让龚琳娜有不可超越感,他擅长做事,在音乐造诣上极富才华和创造性,热爱生活,也极好学,像永动机无穷无尽,让龚琳娜总是感到两人在不断进步。老锣信奉,他们在一起很幸福,是“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为我们的爱情努力。缘分能不能带来好的结果,就是努力。要不停地问,我跟这个人真的要在一起吗?如果你不清楚,那真的要努力。如果你清楚,你也要努力。如果你真的很清楚,更要努力。”

在生命的这条路上,老锣是龚琳娜的精神导师。老锣自信,两个人就算不谈音乐,在一个月内也会有无数的话题可以交流。因为他们对植物、对动物、对生活都有太多的热忱。生活的一切元素,都是老锣创作的源泉。这就是他为什么要让龚琳娜学会生活的原因。

“遇到老锣以后,觉得我什么都不怕,我们可以一起闯出一条路。”龚琳娜说。直到今天,回忆起2003年春节龚琳娜决定和老锣站在一起的那一分钟,她还会满含热泪。那一年,老锣组建的“五行乐队”第一次去欧洲演出。这是由3个德国人、3个中国人组成的乐队,也是龚琳娜第二次去德国。演出结束后,其他的中国艺术家先行回去,龚琳娜多留了两天。她问了老锣一个问题:“你做这个乐队,投入了这么多,万一乐队散了你怎么办?”龚琳娜发现老锣没什么钱,是一个几乎把所有的积蓄、精力和时间都拿出来做乐队的穷艺术家,而3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工作。老锣回答:“那我就再组建一个乐队。”这个男人,就像一个强大的不倒翁站立在那里,失败打不倒他。龚琳娜决定,把自己的钱拿出来,站在老锣背后支持他,“女人是有母性的。如果你觉得你的男人,他坚持一种东西,也许这个东西永远都不会成功,但是你还是愿意保护他、支持他。我觉得那一分钟,就是承诺了。我愿意把一切都拿出来,我们一起走。”

2004年老锣与龚琳娜结婚,一年后他们的大儿子出生。那两年龚琳娜的事业发展很慢,没有人邀请她去唱新歌,能去表演的剧院也不像今天这么多。为了经济状况,龚琳娜两条腿走路。她一边和老锣在欧洲参加各种音乐节,一边继续在国内唱着指定的歌曲。这种并行发展的道路很快就走不下去了。这表演与另一条路上的真挚情感反差太大。而五行乐队由于定位不明,不断碰壁,不得不让老锣和龚琳娜重新思考他们要走的路。2006年,龚琳娜彻底结束官方演唱工作,与老锣坚定地走在了一条中国新艺术音乐的道路上。他们重新找中国音乐家合作,创作了《忐忑》、《静夜思》等一系列的作品,在北京做了一个专场音乐会,发布他们所有的新作品。那场音乐会就叫“走新生命的路”。

“女人要去帮助你爱的男人。如果说一个女人有旺夫相,是因为这个女人一直一直都支持他,你跟你的男人在一起,你永远都告诉他,他是特别好的,特别有力量的,这个男人就更有力量。我的男人可以在我身边哭。大学毕业后我问过很多有家室的男人,遇到困难时会不会跟老婆讲,他们说不讲,99%不讲。我当时就想,如果我做一个老婆,我会让我的老公遇到伤害时,第一个就告诉我。痛苦一定要告诉我,我才可以帮助他。幸福也要和我分享,而我们真的做到了。”龚琳娜说。

在老锣的眼中,龚琳娜是情商高、心很大的女人。她根本不在乎别人如何对她。老锣为她创作的歌曲,虽然备受争议,但龚琳娜每次唱都会觉得全身心在燃烧。她知道,他们有根。2005年到2010年,在德国生育孩子的5年里,她变得更无所畏惧。生老二的时候,他们一共搬了7次家。因为太少上舞台的机会,龚琳娜也为此大哭过,但这5年时光却是她在世外桃源里的沉潜和修炼。龚琳娜在那里学习和农民、邻居相处,研究戏曲,喝功夫茶,浸淫在大自然里。有一位女观众曾对她说,在她所唱的李清照的词《如梦令》里,她听出了森林的风声和鸟叫声。龚琳娜特别感动,对,那就是她的生活的写照。她经常在德国农村的森林边上,带着孩子,对着马对着牛群,唱歌。当老锣去了中国,思念涌起,她就唱《小河淌水》,这时的她才体会到,民歌之所以会被唱诵,是因为它扎根在生活里。

相守

2010年时,神曲《忐忑》已火遍中国。老锣和龚琳娜也把家搬回中国发展。2013年的“全能星战”,更让他们的中国新艺术音乐在流行音乐的舞台上大放异彩,机会、名利、忙碌都接踵而来。在这样的状态下,老锣为这个家牢牢地把持着方向。老锣说:“现在对中国人太难。因为变化的速度太快、压力太大。在这个过程中,把注意力放在你的爱人身上,太难。如果你没有安全感,把重心放在家庭上也很难。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得到它。我们在这方面铺了很好的底。我们现在在中国一方面是成功、有名,它的负能量也是很大。但我们有这个底,根很深。”

这个底就铺就在那5年世外桃源般脚踏实地的生活里。没有孩子之前,两人的爱情更多是甜蜜、新鲜,一起旅行,一起做音乐。但“距离”和“控制”,永远都是亲密关系的一道大难题。生孩子之后,爱情在这个特别危险的阶段,因为多出来的很多柴米油盐的事情遇到了更大的挑战。好在,他们本就是为有孩子而结婚的,问题来了,就一个一个地解决,在这过程中,感情反而越来越深化了。

孩子的到来,老锣付出了极多。他从心底觉得女人生养孩子是件特别伟大和幸福的事情,他积极地体验、参与,管孩子的拉屎拉尿,接管家庭生活的一切。为了让龚琳娜喝上猪蹄汤,他跑去跟农民订。为了龚琳娜可以在早晨多睡会儿,他把孩子带出门去。老锣做很多事,帮着手足无措的妻子度过极易抑郁的时期。但对于爱情,还有一种更为严峻的挑战,那就是人性里对于自由和新鲜感的渴望。

“那段时间,我的胸那么大,都是奶。孩子天天都哭,离不开你的奶,一年多的时间,根本没有自由出去跟女朋友聊聊天,去买件衣服。就是逛街都没自信。我看见美女就特别自卑。这段时间对女人特难,女人也没有心情去注意她的老公。男人就特别容易出轨。这个时候的女人也特别需要别的男人吸引她,为了唤起她的自信,焕发她的身体、她的性器官。太需要这样的自信了。你的老公天天在你旁边甜言蜜语,可你不太相信。所以那段时间比较危险,大家都在试……”

他们仍渴望婚姻是甜蜜的,因此他们探讨什么是自由,每一个人的自由和空间在哪里?婚姻里可不可以有别人出现?如果是一顿美餐吃不吃?如果有一夜情,会不会上?如果为别人动心过,可不可以?会不会跟别人在一起更有感觉?他试着走一步,她试着走一步,然后再回来,如果我这样伤害你了,那我就不要。

什么是婚姻的边界?天天相对,如何去除天长地久的麻木感?他应该是有光彩的,她也应该是有女人味的,为了每个人有自我的存在,而不是因为有个家有个小孩有个责任什么的,就枯死在这儿了,“性也像吃的饭一样,也需要美好的,如果我没感觉怎么办。在这个过程中它像一个坎,就是如何变得更深入。”

他们做到了彼此没有秘密,什么事情都可以拿出来分享。“我很早以前就对爱情有想象,它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做梦,没有秘密。一起旅行,什么都能说。只要有秘密,就一定有隔膜了。我们都做了约定。绝对不要把离婚挂在嘴上。如果真的是你要这样做决定的时候,那就是真的。”

因为不互相控制,没有谎言,他们的关系反而特别好。老锣在上一段婚姻里基本没有什么女性朋友,而在这一点上龚琳娜收放自如:“如果他跟我说他觉得特别对不起他第一个女朋友, 因为他突然就跟人家说再见了。我就说,有没有她的联系方式,跟她联系。有问题就去解决问题。包括我跟他好了后,他的前妻来看我们,我就让他们去散步,让他们把心里的不舒服说开。”

老锣为他们的幸福婚姻注释的关键词是“缘分”、“开放”与“信任”。作为男人,他很善于反省并敢于认错。而因为体贴、疼爱龚琳娜,反过来心满意足的老婆又给了他更多的支持,让他在精神和情商上都柔和下来,变得更有干劲。成功就这样与爱情相得益彰。

“爱情一直要维护,我们的生命就像是一个山坡,一直要付出努力。一直要不断地努力,要想活得幸福,它不是自动来的。我们有这个意识。”老锣说。

沈知晏VS张雪梅

沈知晏VS张雪梅:

‘我要娶你’的想法,就是我要照顾你,我要天天看到你。”

“我要承担起所有的责任。而且我觉得有责任去承担,太幸福了。

沈知晏欠了梅梅一个婚礼,这成了他心头最大的遗憾。每年的9月13日,他们彼此看到对方的第一眼,就成了沈知晏为梅梅办婚礼的这一天。到2013年的9月,他们已经相识25年。

从2008年起,因为家搬到顺义的别墅区,他们便开始为这个纪念日举行一个盛大的party。铺上红地毯,每一对被邀请的朋友都穿着晚礼服,走过红毯。而梅梅在沈知晏的携手下,在众好友的目光下,作为女主角最隆重地出场。院子里有个LED的大屏幕,播放着他们花了很大力气从200多个小时里剪辑出来的录像以及过往的图片,那份温馨与珍惜,常常会让很多朋友们深受震动。

准备这场相识纪念日的盛大party,常常要耗去两人近一个月的时间。身为律师的他们很忙,但那种办婚礼般的感觉,他们特别享受。坐在书房的地上,从纸盒子里把卡片、照片、互相送的礼物、很早的录像资料拿出来,一遍遍地翻看,那种相爱的美好时光重新在内心流淌一遍。他们为特别时刻,保留了那么多纪念物,大学时一起卖圣诞贺卡挣了钱吃大餐的票据,两个人在分开10天里写的10封信,一起旅行的门票……。沈知晏说:“梅梅老开我的玩笑,说我做事,做错了这个做错了那个,但一生好歹做对了一件事,就是把她牢牢抓在手中。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机会,以及对于机会最大的掌控。”

在他们的生活中,遍布着有仪式感的时刻。梅梅是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之一,

年轻时因工作应酬回来再晚,沈知晏也会在家中不睡觉地等着她。现在,他们是事业上的合伙人,白天一起工作,晚上回到家,经常还会在书房,一人抱定一个茶杯,坐着一聊就聊到凌晨两三点钟。他们谈白天遇到的人或事,对某人的感觉、情感,什么都说,没有秘密。梅梅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,她是少有的没有闺蜜的女人,但知晏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也几乎是唯一的听众。她在家里所说的话比知晏还多。

2013年,梅梅开始先上长江商学院。懒得跑来跑去的她每回上课都在东方君悦酒店住下,并让知晏也陪着。每天早上,沈知晏都会将梅梅送上电梯送到课堂门口,在没有人的时候亲吻她说一句“我爱你”。同学撞到,还以为他们是情人关系。但这就是他们的状态,有很多的关系层次,像情人一样谈着恋爱,却又是事业上的搭档,生活中的好友,“我们是彼此生命中的灵魂伴侣。”

是什么给了沈知晏和梅梅这样大的爱的激情?在知晏看来,如果可以解释,也许就是前生注定,“我们见到对方的第一眼,那个时刻,是我们一生最重要的时刻。”

1988年,他们刚刚考上人民大学分校,9月5号报到,9月7日开学。一直到9月13日他们前往凤凰岭劳动,彼此都没碰见过。那天晚上,每8个人一组被分配到一个宿舍去吃饭。沈知晏到得早些,坐在屋里深处的行军床中间。梅梅到得晚,人家让了她一个座位,正坐在沈知晏的对面。她正好看见他了,他也正好看见她。“那一眼看得特别长,有二三秒的时间。那一眼很深很深。我看她第一下的感觉是,长得真漂亮,然后莫名其妙地就觉得,有一种轮回的感觉,这女孩并不陌生。在那一眼里,就仿佛是把我的灵魂抽出来飘过去问她,你见过我吗?这种感觉过去了25年了,还是记得,记得非常清楚。”

在内心深处,他们都有一个情结,就像开了第三只眼,“我们隐隐约约感觉到好像还能看到过去,看到未来。我真的就是对自己说,这个女孩挺好的,这个女孩应该是做我妻子的。”

“那一眼真是一种缘分。我就对我女儿说,什么时候你能看到那一眼,可能就是你人生当中最重要的经历。现在的女孩可能不像我当年那么传统啊。但是一个女人真是要找一个你喜欢跟他过一生的人。”

他们是彼此的初恋。从大二他们正式交朋友起,沈知晏就一心一意地照顾梅梅。照顾她爱她成了他生命中乐此不疲的动力。恋爱6年后,他们结婚。自此,沈知晏就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活,“我觉得‘我要娶你’的想法,就是我要照顾你,我要天天看到你。我想每天在上班之前跟你说再见的是你,每天下班之后亲吻的是你,就是这样的感觉,我要承担起所有的责任。而且我觉得有责任去承担,太幸福了。”

他们也像所有的年轻人恋爱时一样,吵架、伤心、和好。甚至直到今天,吵架仍是他们的家常便饭,其激烈状态经常让旁人看得目瞪口呆。这两个脾气火暴的人,都讲究细节、追求完美,很容易在小事上动怒,怒气上来,口不择言,甚至离婚也是常挂在嘴上。周围的人曾经都不看好他们。但他们自己知道,吵的都不过是些小事。有一次,在纪念日PARTY差半小时就要开始的时候,沈知晏给梅梅和女儿照相,结果惹恼了梅梅,梅梅一生气甩下他上了楼。所有的厨师、摄像师、花艺师看着,都想这下完了,宾客都要来了。然而,只有他们的女儿知道,用不了10分钟,他们俩就会手牵手下楼了。

梅梅永远是先发火的人,而知晏永远是先道歉的那个。“其实我是觉得,跟谁好面子,也别跟自己的伴侣好面子。你们俩是一体的,你跟你自己内心去对话的时候,还会有面子这层东西隔着吗?不可能。我觉得主动地去道歉,或者调节自己的心态,是责任分支里的一小点,都算不了什么。” 沈知晏把爱当作此生的修行。90年代就皈依佛门的他认为,对身边人好,是这一世来这里的一部分,“不是戒除贪嗔痴就什么都不要了。你要想明白了,此生的修行里还有责任两个字。”梅梅很感激他的包容。

沈知晏就是仓央嘉措诗里“爱与不爱,我都在这里”的名副其实的爱人者。只要他认定了,他都会以自己的标准去做,与对方的反应无关。他为梅梅的生日、他们的纪念日、各种特别的日子精心准备礼物,甚至花一年的时间亲手设计首饰。他为不喜欢逛街也没时间逛街的梅梅挑选衣服,从头到脚,一件件选好,就让梅梅过来试,满意的,就买下来。他喜欢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,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这才是他挣钱的动力和乐趣。在女儿的眼里,爸爸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妈妈身上。

梅梅从不曾像沈知晏这样高调而主动地爱。她甚至不曾张口说过一次“我爱你”。但在心里,在她看他的神情里,她有。她也深谙相爱之道,“只要他有主动的表示,你一定要有回应,感情才会越来越深,他才更有热情去做这件事情。这就是相互促进。不可以冷淡地对待你的爱人的任何表示。”

知晏做,梅梅便跟随。他喜欢古董,梅梅跟着他一起去了解。包括打高尔夫球。当他开始收藏红酒的时候,梅梅也开始学法语。她支持他跟随兴趣做研究、写书。他喜欢的东西,就是他们之间共有的东西。“不要分开。他去干这,你去干别的。我们俩一起的事情永远是第一位的。有了孩子后也是这样。”梅梅说。

他们从未分开超过10天以上。在可以出国留学的机会面前,如果那会以损伤他们的婚姻为代价,他们也宁可放弃。沈知晏的父母是他们的情感榜样,“他的父亲打呼噜很厉害,但到现在为止,他母亲哪怕睡眠特别不好,也从来不会离开,他们到现在还盖一条被子。我也一样,知晏也打呼噜,我们有那么多房间,随便找一间都可以,但我不会走,哪怕我不睡觉,我也会在这个床上待下去。如果你走了的话,他的心里会觉得没有人疼。我不会给他这种感觉。不要让你爱的人有这种感觉。”

这两个搞法律出身的人,在结婚之前签有一份跟财产没关系的婚前协议,全部是对吵架、做家务处理等家庭矛盾的约定,如何解决——譬如,谁也不能甩门就走,所有的事情不要离开这个空间解决,所有的争吵不要超过24小时。吵架甚至也是好的沟通方式,它是一种积极的发泄,坏情绪就不会积累。他们从不冷战,吵完了再心平气和地谈。

他们对待婚姻的态度既浪漫、感性,又成熟而现实。漫长的一生,总会有喜欢他人的时刻,而情人出现在沈知晏和梅梅的世界里,也再正常不过,“绝对不可避免,就得特别坦然地去接受,然后才有可能把它往一个良性的方向去引导。”

沈知晏有一个公狮理论,“就像公狮有几只母狮子一样,它是要靠几只母狮子一起去统领它的领地,完成生物性的繁衍。一个优秀的男人,一生中有一到几个配偶,也是最理想的状态,但不为讲究男女平等的现代社会所容忍。”他们为此专门探讨过第二个妻子的可能性。梅梅最终觉得自己的性格是接受不了的。“如果她不能接受的话,我就绝对不做。”沈知晏说。他最讨厌偷偷摸摸地做事情,他希望自己哪怕是跟女朋友吃饭,梅梅也知道。这场三人游戏,他们最担心的挑战不在三人之间,而在于他们有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心抵挡社会的流言蜚语。

“只要是他肯跟我讲,我都可以原谅。我知道我在知晏那里永远是第一位的,但有的时候你得允许他有第二个人。我觉得一段时间就会有这么个人,有时人就需要心灵上有那么一位。但那是太短暂的事情。你不要把他拽得太紧,否则他就跑了。”梅梅说。

沈知晏说:“梅梅和我在一起,就是对我的回报。”梅梅说:“他不需要我的任何回报。他为我做每一件事情。我能找到比他有钱得多的人,但只有他,愿意全部为我花掉。”那些曾经不看好他们的人,如今都觉得梅梅太聪明,选对了人。而梅梅始终觉得:“物质是可以共同去创造的,大家都有这个能力,但你要没找对那个人,你想要的挣再多的钱都得不到。”

或许,每年一次的纪念日PARTY,是他们给自己也给这个社会的一个宣言,反复重申,让爱始终在心中。

王宁VS杨佳川

王宁VS杨佳川:

“俩个人在一起一定得有希望”

“要找心理强大的人来生活,才不会被生活的小细节所困扰。”

2009年11月19日,同居三年的杨佳川和王宁决定结婚。他们只是到登记处领了个证,然后杨佳川给她的死党们发了条短信,没有任何仪式。

接到短信的好友们在那一刻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。这眼泪的滋味含义晦暗不明,是为杨佳川在爱情路上修成正果而高兴,还是百感交集甚至不乏担忧,恐怕都有。杨佳川在朋友们中间被唤作小V,她还有一个久负盛名的网名叫小精子。2005年前后,博客风头正劲,她是十大博主之一,以幽默轻松的笔触写自己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喜怒哀乐。因这层关系,她和一众博友、广告公司及媒体的人成了一起聚会、玩闹的密友。杨佳川是朋友们中间第一个结婚的人,但在朋友们眼中,她嫁给的男人极其不靠谱,完全不是他们这盘菜。

他们这盘菜里的人,个个精英,个个靠谱,上着稳定的班,有着优渥的收入,穿着优雅、出入时髦场所,工作严谨,在意规则。而那时的王宁,身份自由,从事着一个让人说不清楚的财务顾问工作,收入不定,热衷野外冒险,衣着随意粗犷。在与杨佳川恋爱的第一年,还玩过消失。朋友们反对是必然的。

杨佳川与王宁相识于2006年8月11日的一场聚会。聚会在工体西路的一家夜店——看起来根本不像能发展长期关系的地方,王宁走过来对杨佳川说的第一句话是“请问您贵姓”。杨佳川当时感觉“这人真怪”。那一晚,他们甚至连话都没有多说。“我们第一次见面给彼此留的印象都是反的。小V以为我就是一个泡妞的,而我看她就是一个钓老外的中国姑娘。”王宁说。后来,杨佳川将大家聚会的合影发到博客上,有人冒出来说,穿着T恤大裤衩的人叫王宁,也曾在普华永道干过两年,杨佳川才吃惊不小,呀,这么一个和西装革履的人群格格不入的家伙,也是会计师事务所的。

一个月以后,杨佳川在钱柜唱歌,门口偶遇王宁。想到前同事的这层关系,外向的杨佳川热情地向王宁打了个招呼,他们就此互留了电话。

此时的杨佳川刚刚结束一段极为压抑的恋爱,心情上处于空档期。妈妈催促着结婚,不断安排相亲,但所有的相亲对象,三言两语后几乎就让杨佳川难以产生继续说话的意愿。但杨佳川被王宁约去啤酒屋坐着聊天时,却很愉快。她虽然觉得这个人说话很怪、笑点很低,经常在她不觉得好笑的地方乐得像孩子一样嘎嘎的,却是一个懂得倾听的人,讲起自己喜欢的改装车、户外的话题,也滔滔不绝十分有趣。“他长得特别像汪涵,我就喜欢这种清秀的类型。而且他认真打扮起来,特别会打扮。”杨佳川说。王宁对她的第一印象也很好,“是个漂亮的女孩”,他们就这样相互吸引,走在了一起。

王宁,大学毕业以后,一直是泡妞三人组的成员之一。三个小伙儿,没事就在酒吧夜店以搭女孩子,看谁搭得快为乐趣。但王宁从不同时和几个女生周旋,他的身边,全是一段段短暂而速朽的关系。“我很注重细节。所以,和女孩子在一起,会看她的生活细节,没几天就知道不可能在一起了,既然没有未来,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。”王宁说。

但这次,杨佳川是个例外。可能也与时机有关。与杨佳川相识的夏天,正是王宁自己的公司发展遇到了大问题,连为手下100多号员工发工资都很困难的阶段。他无心再泡妞,情绪上也不开心。杨佳川的善解人意与开朗欢快,给了他很多的轻松和释然。他们很快就住到了一起。

她的潜意识里是想留住这个男人,尽快把关系稳定下来。他的潜意识里却仍在跟随以往的惯性,喜欢一个人的自由自在,不愿被一个严肃、正式的关系擒住。从王宁开始住到自己那里起,杨佳川便特意为他收拾出了衣橱,并在屋里的不少地方给他留了专属空间。这番举动却把王宁吓跑了。他消失了一段时间,短信、电话都没有。“我真的感到恐惧。可能也是意识到她会闯入我的世界。”王宁说。

在某一天,王宁又回来了。只是在他的后备箱里,一直放着一个包,放着所有属于他的东西,做好随时要走的准备。“我觉得特别好笑。我们就这样磨合了一年。到后来,他已经非常不愿意一个人待着了,根本不愿回他自己的家。”杨佳川克服了自己的不快,允许王宁按着他的节奏接纳这种关系。这或许就是从前段失败的情感里学到的东西,越是想抓住、抓紧,反而越失去得快。而对于王宁,其实到第三个月的时候,他的内心已经决定要认真地和这个女孩在一起了。从那一天起到今天,他们在一起7年了。他们都用“特别幸福”来形容自己的婚姻,越过越满意。

杨佳川对朋友们很少讲自己婚姻里的琐事。她深知,婚姻之事如饮水,冷暖自知。但朋友们还是知道他们的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经典事件。譬如,2007年的国庆,杨佳川精心安排了两人的第一次旅行,泰国之行。到出发前的头天晚上,收拾行李时,王宁才惊愕地发现自己的护照放在越南大使馆。第二天早上,在去机场的路上杨佳川哭了一路。王宁一言不发,在进机场的一刻,眼圈也红了。他跑去越南大使馆门前敲门,试图把护照要回来,但国庆放假三天。“他也努力了,他心里也不好受。我还能再怨他吗?我虽然特别难过,但也只能调整自己的心情,别再把泰国旅行给破坏了。”杨佳川说。

后来,另一次王宁一手安排的旅行也几乎以失败告终。第一次带杨佳川去旅行,他把地点选择在了黄河源。他自驾先到了那里,等杨佳川工作忙完坐着飞机飞到西宁,再去接。一接到杨佳川,王宁就一路狂奔,在颠簸的路上整整开了8个小时,然后在狂风呼啸中入住帐篷。因熬夜加班身体已经疲惫不堪的杨佳川,第一次经受如此“虐人”的旅行方式,高原带来的剧烈头痛又令她无法入睡,她和另一位女友几乎一下车就病了。杨佳川哭得不行。王宁只好第二天撤出黄河源,一行人改往青海湖。

默默流泪是杨佳川与王宁亲密关系里的制胜法宝。她从不吵架,也不指责王宁,对于王宁的提议不管怎样总是跟随、配合。王宁生活讲究细节,生活态度很较真,是那种很不肯妥协的人。还在美国大使馆尚未使用PM2.5监测之前,王宁就开始关注空气污染的事。他为此安装了一套昂贵的净风系统。买阳光上东的精装房时,由于地板和墙壁壁纸的色彩不搭,他坚持要求掀掉地板,换上昂贵的法式地板。出门旅行,王宁很难接受往沙滩边一躺的“老人式”度假方式,觉得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,他要去做那些有刺激性的好玩的事情。

在他们家,由于工作性质,不需要坐班的王宁负责安排、决定一切,包括做家务、照顾杨佳川的起居。杨佳川几乎是四体不勤。由于王宁的高标准,他们的生活成本极高。开始杨佳川对此还心疼、怀疑,“但一件件事印证下来,我觉得他都是对的。在他的主张下,我们的日子确实变得越来越舒服、越来越有品质。”

王宁有着他自己的一套清晰的生活哲学。卖掉公司后,他决定再也不背负那种每天一睁眼就要挣出好几万的生活,“我看好多成功的老板到后来都很容易膨胀,以为自己的成功是因为自己比别人聪明、能干,其实是时势造人,忘记了这点,就肯定要失败。我不想再当这样的老板,过这样的生活。”如何用无成本无投入的智力挣钱,成了他的生存方式。2012年升为合伙人的杨佳川,收入已过百万,但账上的现金总是紧张,因为这些钱都被用于每月高昂的还贷。非常懂得投资房产的王宁,几年下来,让他们的资产却增加了很多。现在,只要卖掉一套房子,就足够过上王宁心中理想的生活:在某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开上一方客栈,日子不再过得那么有压力和辛苦,生儿育女。这些生活的哲学,影响了杨佳川。她认同王宁的思维超前,认同在王宁的计划下,生活的目标,“两个人在一起一定得有希望,哪怕是在备受打击的过程中,也得找到希望之光,然后去想希望的事情。”

杨佳川是情商很高的女人,她甚至可以敏感地从王宁的一条微信里觉察到他的情绪状态。“ 一个男人是不是强大,是不是有自信心,决定了他是一个心很大还是小心眼的人。如果是自尊心很强,又没什么能力的话,你也不行。要找心理强大的人来生活,才不会被生活的小细节所困扰。”王宁的情绪会跟着案子的成败走。以前,在王宁做案子时杨佳川还会着急,后来她反思自己,“我不能老去问他,或者去打击他,显出非常焦虑的样子,会影响他内心的平衡。我很担心,因为我这种PUSH,导致他怀疑自己,是非常不可取的。”杨佳川变得只是问下进度,绝不会帮他出主意。在她的眼里,她总是看到王宁内心强大而健康的一面,“我是越来越多地发现他的优点,这人没什么缺点。他哪儿不好,我是说不出来。”

在生活里,王宁做事,杨佳川说话。她是那个擅长用语言和情绪来表达爱的人。他们创造了各种昵称:啾,蛋蛋,蛋总,V总,小V,大宁……在家乱叫。用王宁的话来说,他们在家里很疯,有很多看起来贱兮兮的快乐。杨佳川经常会在起床时蓬头垢面地问他,“我美吗?”有时,在电梯间,照着镜子,夸自己,“我的美又上了一个台阶。”王宁从不问,“我帅吗?”但杨佳川会经常夸他,她是家里气氛的调节者,他也非常开心地配合。

王宁一心一意地疼爱着杨佳川。他督促不爱喝水吃苹果的她每天要喝水、至少吃两种水果。为粗心的她精心挑选服装、打扮她。他在心里暗暗地下决心,“绝不要因为自己而让小V哭。”因为房子大了,他们会定期邀请杨佳川的死党们来家玩儿,由王宁做上一大桌好吃的,把朋友们照顾得非常舒服。大家都发现,“蛋总是非常不可缺的,有蛋总会更好。”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瑰丽网对其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及时联系我们(客服电话010-52887150),我们将尽快予以有效核实并作出相应处理。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WAP
Copyright © 2009-2010 GUILI.NET NETWORKS All Rights Reserved. [ 多美士&瑰丽网 ]版权所有
关键词:瑰丽网 | 瑰丽女性网 | 瑰丽时尚网 | 瑰丽美容网
备案信息:京ICP备13010780号-14